《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田晓鹏先生最近几天的心情有些复杂。作为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导演,从电影上映首日排片率不足10%的失落,再到3天后票房逆袭过亿的惊喜,他的心情犹如“大圣”在影片中的命运一般跌宕起伏。

黑框眼镜、蓝色牛仔裤、大圣Logo的T恤——田晓鹏的穿着简单而朴素,严重符合IT男的标准装扮。CG技术出身的他形象上无不给人以稳重、可靠的感觉。事实也的确如此,今年40岁的他,在三维动画领域已摸爬滚打了18年。大学毕业那年就负责制作了国产大型动画片《西游记》的其中四集,两年后成立了北京十月数码动画工作室并担任艺术总监。在国内三维动画领域,他少年得志并一路领跑。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36岁那年,觉得“再不做就没机会”了的田晓鹏决定正式立项《大圣归来》。其实,在此之前的四年当中,他和团队就已经开始在绘图、剧本等方面着手准备了。事业上的疲劳期也是倒逼田晓鹏下决心要做出这部电影的一个重要因素,“不想再给别人做技术外包了,虽然可以赚得还不错,但没有成就感”。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4年时间,在历经无数次资金不到位、技术人员离职等磨难后,田晓鹏终于“取得真经”。而影片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也创造了中国动画片海外销售纪录。在不久前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该片成为了电影节传媒大奖设立12年来,唯一一部入围的动画片。曾制作过《黑客帝国》《寂静岭》等名片的好莱坞著名制片人安德鲁·梅森在看完《大圣归来》后认为,“像这样的电影,在好莱坞至少值上亿美元。”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在采访中,他一直强调国内几乎没有动画电影的容身之所。“投资热不代表会投动画电影,好多投资人连碰都不敢碰”。但即便如此,田晓鹏还是前后用了八年时间,完成了网友口中“上映必须刷三遍”的本年度最佳国产动画电影的制作。现在想来,大圣虽然归来,但这一路也是步步惊心。或许正是出于对三维动画事业那份最纯真的追求,才使得田晓鹏在重重压力之下坚持了下来。

---“有没有想过失败了怎么办?”

---“如果失败了,我可能真的连动画这行都不干了。”

Catch独家专访《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

---电影背后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

Catch:从电影上映到现在已经4天了,你的思想上肯定经历了很多变化吧?

田晓鹏:说实话,还是挺意外的。因为之前没有想到能热到这个程度,虽然自己内部觉得还行,但是也没有想到。毕竟是国产动画,感觉国人对动画的理解,不见得能到这个热度。但是刚才我看了一下,好像今天票房还可以,刚才我们大家又讨论了一下这事儿,公司员工都有点儿沸腾了。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但前几天的排片率很低。

田晓鹏:点映实际上是从7月4、5号就有了,当时很不乐观,恨不得只有百分之零点几。但当时大家觉得应该还不至于这么低,需要慢慢有一个热的过程,想着到真正上映的时候能有几个点就不错了。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心态不错,但你本人对票房的预估到底是多少?

田晓鹏:说实话,真没敢预估。因为我们很多投资人,大家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我自己真没敢想,当时脑子都已经不转了。就觉得如果到最后大家还认可这片子,看完以后觉得还行,就是挺大的一个鼓舞了。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但心里肯定有一个底线吧?

田晓鹏:我不代表投资人说啊,但如果过亿了,应该是一种认可。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那显然昨天已经被“认可”了。(票房过亿)

田晓鹏:对,所以相对来说欣慰了一点,觉得这片子还没有太丢脸。因为这么多跟着我的合作伙伴,还有有很多制作人员,其实我是肩负挺大的一个责任。这片子如果说这么努力做完了以后还不行,其实是感觉对不住很多人。今天心情能好一点了,有一股劲儿,就觉得未来还是挺有希望的。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电影前后制作八年,你是如何划分阶段的?

田晓鹏:分水岭是四年前。当时我们想即便咬牙也要把这事做起来,因为已经酝酿了很多年了,前期设计、剧本,包括画了很多手稿,还找了一些投资。但一些投资人好像对国产动画,包括市场都不是特别认可。当时就是想怎么着也得把这事先做下来,你要不做别人永远都看不到你要表达什么,到底这东西会有什么不同。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你是技术出身,但性格上更偏向技术男青年还是文艺男青年呢?

田晓鹏:我性格偏技术,但本身我不是特钻技术的那种。我虽然学的是软件,但是小时候就开始画画,所以实际上思维方式是不太理性的,逻辑性也不太强。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你在拍电影之前肯定为此有过比较长期的准备吧?

田晓鹏:是的,我看电影比较多,几乎每天都看。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头脑里的镜头意识、视听意识还是有一些的。如果我要拍这个电影,脑袋里会大概成型一个框架,横向比较后,我就觉得应该还能看。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你曾经制作过国产动画片《西游记》,这算是引发后来要做这部电影的原因吗?

田晓鹏:当年我刚毕业,虽然那版画的不错,但是情怀没有那么强烈。做这个片子是因为想找到一个特别适合的题材来展示3D的那种表现力。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大圣归来》受到了两部青春片的高排片率夹击,你会觉得不公平吗?

田晓鹏:非常正常,因为其实国人对动画的认识需要一个过程,我们自己也做了挺充分的思想准备。这个事本身就是实验性的,看看自己到底能把这电影做到什么程度。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你自己也投资了对吧?这个“实验”的成本挺高的,想过失败吗?

田晓鹏:是的,非常高啊。最不乐观的估计就是,如果赔的话,那基本这行就没法干了。我自己理解,市场我管不了,但无论从电影角度还是用心程度我们都是可以的。如果我很用心做出来了,市场还是很不认可,或者说我们的票房表现并不好,那我觉得至少这个行业暂时近年就不要碰了。最绝望的时候想,这个行业可能都不能做了。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包括制作动画也不做了吗,为何会到这样的程度?

田晓鹏:因为没法往后退了,实在不再想去靠简单的加工制作去赚这份钱,没有意思。你活着的每天都是在给别人做东西,其实是很无聊的。我们周围的同事朋友,很多都很迷茫,我们到底往哪儿走,好像市场看不到前方。制作也无非就是这样,都是给国内国外代工,但是又能怎么样呢,没有成就感。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我昨天看电影的时候发现片尾制片人的数量特别多,这个是什么原因?

田晓鹏:因为投资人多(笑),动画电影耗资是很大的,也是很多朋友帮忙,在后续的时候有很多圈里的朋友就慢慢聚拢过来了。但即便其他领域的投资很热,动画电影这一块很多人都不太敢碰。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一些互联网行业创业的朋友曾说过,找投资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你感觉怎么样?

田晓鹏:质疑你的会挺多的。像普通电影的话,大家是要看你的片子,最终呈现出来的品相都在那摆着。但动画电影你没有做出来,所以只能拿一些很简单的分镜去给人家看,大家更多的是觉得还有点儿意思,但是最终什么样不知道,这时就会怀疑。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这几年遇到了哪些困难?

田晓鹏:资金是第一大问题,然后就是创作理念上的,比如说风格,因为这个是要跟市场挂钩的。比如很多朋友一直在告诫说,你不要把这个片子做得太成人了。但是我自己感觉,如果我不做成这样,那我就不做这行了,因为我不喜欢那种东西,我想要做我自己喜欢的内容。再有就是各方面的人员和技术问题,你的资金不充裕,它不是像真人的电影,你可以拍完以后剪辑,动画成本有限,所有的东西全都做出来了,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很难去调整。所以这个造成我们有很多不确定性,你必须得自己想的特别明白才能开始,没有太多回旋的空间。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听说你遇到过几次员工离职潮?

田晓鹏:是的。做原创跟以前做加工的工作方式很不一样,你从以前的挣钱变成花钱。员工以前只要做够多少工作量就好了,但现在是创作,只有质量的高低,没有了实际的工作量。大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和你一样志同道合,人家有梦想的心但也要生活,所以就会不断地有人觉得没有希望了,或者说你所描述的这种东西,最后能不能出来,都是让人怀疑的。曾经有个跟我很多年的兄弟说:“整个十月(公司)就是被你毁掉的,你看看周围人家那些公司,比我们起步晚的现在都发展得很快很挣钱。”当时我就受到了很大触动,就觉得连自己身边最好的兄弟都不能理解,觉得有一点孤独感。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据说后续你还会再拍两部,三部曲是电影上映之前就已经计划好的吗?

田晓鹏:是的,这是比较早之前就定的调子。因为现在片子里有很多伏笔,如果把第二部的构思塞进去,好处是第一部你会看得比较充实,但是时间会很长,如果考虑到篇幅的话,你又会做得很流水帐。按我们的计划最起码是三部才能把现在这个规划讲清楚。因为我觉得《西游记》这个故事本身是挺大一盘棋,所以也必须要这么做。我不能说我赌一把,把所有的想法都放在第一部里头,不管好坏就是他了,这样就不对了。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你个人偏爱哪些导演?有哪些导演对你影响比较大?

田晓鹏:斯皮尔伯格、诺兰都是我比较喜欢的,因为我不太喜欢看文艺片,这两个人都是属于把文艺和商业结合的特别好的。首先电影他们的认识都很清楚,这是一个娱乐产品,但是他们拍的手法让大家很有感触。我也不是很喜欢那种特别纯商业的,像迈克尔·贝,那种商业让你看了很疲劳,完全是堆积的效果。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很多观众反映这次电影配乐还不错,你是如何把控的?

田晓鹏:黄英华老师很给力,实际这个配乐运用了多种手段,比如参与我们配乐的有京剧演员、皮影戏演员、古筝演员,种类特别繁多。说实话,也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皮影戏演员是我们真到了西安,找老剧社现场录的,这个太折腾了。包括词和唱腔大家都现琢磨,你还要跟那个电影去配合。还有古筝演员,不是说弹完以后再配,她是对着画面弹的,完全照着画面的节奏弹到最后都快哭了。一个姑娘,弹了太多次了,手也不行了,人都崩溃了。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这几年你自己心理上有没有遇到困境?

田晓鹏:我觉得这几年心里最大的问题就是周期太长了,有点崩溃。其实我是一个创作上挺乐观的人,因为我特别爱干这事儿,哪怕公司下班了,周末我自己晚上在这剪辑也还是乐呵。但电影制作时总是看不到希望,什么时候是个头,比如到底什么时候能找到足够的钱把这事做完?这个过程很崩溃,也很磨人。

人物周刊  《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最坏的打算是,退出动画这行

Catch:也有一些观众提到了影片在叙述上有一些东西没太交代清楚,是故意为之吗?

田晓鹏:是这样,略有仓促是肯定的,但更重要的是我有自己的导演风格。我挺想借这个机会说一下,这是我的风格,我不太希望故事讲的特别透。也许我真的可以几个镜头把大家所说的交代清楚,但是我不想讲。我是希望不要靠过多的语言和解释让观众理解一个东西,可能观众看完有点儿别扭,但是可以去感受感受,这是我个人比较固执的一些思维方式。

许多梦想到最后才知道会不会实现,这一路上我们只有坚持自己的想法,做动画、做app、摄影... ...都是这样。

just CATCH your dream!

  • 关注微信公众号“ yidianyuedunet ”或“ 一点阅读 ”,每天读一点,结束忙碌的一天,我们更需要心灵的抚慰!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点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