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炅:爱情与家庭是这辈子最需要努力的地方

栀子花开》是何炅10年前的第一首单曲,如今它又在电影院和剧场双双开花。舞台剧《栀子花开》上演以来,票房与口碑俱佳,使得电影的上映更受期待。作为电影的导演,何老师希望《栀子花开》的精神和自己的幽默、温暖、善良能一同在大银幕上活起来。他坦白地说,跨界导演就是拿命玩,在用生命交换出一部作品,没有特别的技巧和经验,最强大的支撑是自己的精神、个性和经历。

Q&A对话何炅

《栀子花开》没有让女生堕胎,而让李易峰怀孕 !

人物周刊  何炅:爱情与家庭是这辈子最需要努力的地方

Q:做导演是“蓄谋已久”的事情吗?

A:其实一直没有往这方面特别筹划,几年前,与刘镇伟合作,他特别在意我的想法,虽然,以前拍戏演话剧,也有自己的设计,但和刘镇伟导演合作的时候,他会特别希望我在监视器后面看看,除了我的表演还有其他演员的表演,都希望听一听我的想法。还特别真诚地跟我说“这几年你一定会做导演”。我觉得是鼓励也是调侃。后来很多电影公司找我,特别是有了赵薇、韩寒、郭敬明等跨界导演成功的例子。我总在想,如果有一个非常好的剧本,可以是任何好的导演来导,为什么要是何炅?为什么必须是何炅?难道仅仅因为我是一个跨界导演,会引起关注吗?这个逻辑不对。我希望有一个我认可的、我喜欢的故事,甚至里面的精神是属于我的,所以,后来《栀子花开》来找我,我才觉得靠谱。

Q:有时觉得《栀子花开》就是何炅,恰好,《栀子花开》的歌曲今年也有十个年头了,也有符号的意义?

A:我也曾说,自己做个策划或者监制,别导了,压力很大,大家说不行,那样的话,何炅就只是个符号,他们希望这是何炅的作品。《栀子花开》的精神就是永远年轻,不怕输、不服老,《栀子花开》就是何炅,这个电影就应该是何炅的电影,所以必须我来导,这些打动了我。在我们的核心团队中,彭宇是总策划,他是我的好兄弟,也是曾经《栀子花开》MV 中的演员,王硕是当年《栀子花开》的导演,也是我多年的死党,提起《栀子花开》他们也是热血沸腾。当我还在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好好聊聊时,他们已经拉到投资,找人创作了剧本。而我在被人推了一把之后,却比谁跑得都快,可能已经积蓄了这个力量。

Q:其实,想做好,你也有不少限制,比如如何和之前票房成功的青春电影做区分,如何处理他们玩过的桥段?

A:之前电影里有的,我们就不再出现了,预告片出来后就有很多人笑说《栀子花开》就是不一样,没有让女生堕胎,而让李易峰怀孕 ! 青春有伤痛,但我们不想做得沉重,年轻是最好的时候,不管有痛有难还是有挑战,你还是可以看到很多的亮色、快乐。所以我们的主题是不怀旧,正青春。特别希望大家走进电影院,不仅仅是觉得当时真好,更是希望这个电影能给大家燃起一些信念,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实现梦想,什么时候都来得及。你刚才笑我说 41 岁了还能在小木马上摆出大拇哥的样子,的确,时间会带走一些东西,但是也有一些坚持是时间带不走的。我觉得每一天都是自己最年轻的时候,因为明天你一定比今天大一天,享受现在就好。

Q:拍摄比预想顺利吗?有什么难点?

A:比预想的要顺利,但不容易。每拍外景就下雨,也是很准。特别是李玟的最后一场戏,外景避不了,但是那天下暴雨,只能架蝴蝶布,结果我们拍完移到内景时,就出太阳了,把我遗憾的啊。同时,每一天的档期都不能推,所有人的时间都是卡死的,4 月初必须杀青、7 月必须上,就算我的演员通融让我慢慢拍,后期时间也来不及,所以一个新导演,不给你时间犹豫和琢磨,必须非常快地做出判断。小的难点是如何能够在剧本呈现的同时,脑子里还有画面的线索。后来剪辑时,我非常好地再现了剧本,当然,在变成画面的时候,会发现剧本的文字逻辑不该那么讲,所以故事还是那个故事,但是我把剧本中讲故事的方式颠覆了。还有一个深刻的感受就是,每天醒来一万个决定围着你,比如“护士的戏,粉红、粉绿、天蓝,选哪个颜色的衣服?下一场戏灯光要柔和些还是有力道一些?饭到了,放不放?... ...”要知道,一般放饭的时候会休整一个多小时,最好能在一场戏结束后放,演员可以吃饭、改妆,工作人员还可以换布景。但这需要你能够把一场戏比较快地拍完,不然饭凉了。

跨界导演是拿命在玩儿

Q:感觉你想得很周全,但会不会因为周全,放低拍摄的要求?

A:黄磊是我的监制,他也说“炅炅啊,我最担心你太周全,太在乎别人的感受,因为不想大家太辛苦,而把想拍的东西没有拍到。”我跟黄老师说,我太知道这个东西出去叫何炅作品,我绝不会牺牲品质。《快乐大本营》的很多挑剔观众说过我没有原则,什么上了节目的电影我都捧。自己拍戏之后,见到很多导演,我都讲,庆幸给了每个电影正面的评价和肯定,因为导演太不容易了。

Q:怎么平衡其他的主持工作呢?

A:开拍前三个月就开始做准备,把后面的很多工作都推掉了,只留了《快乐大本营》,其实也只占用了三天。有一天剧组放假,还有两天是黄磊老师帮我拍了两个过场镜头,他说,炅炅,你就让我拍跑啊,一群人跑,有没有一点技术含量?我说,黄老师,我的情绪得我来延续,我来做,你就拍这个吧。

Q:片子马上上映,大家的期待蛮高的,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引起关注的跨界导演是你们几个?

A:有比较广谱的受众基础,通常不只有颜值,在行业里积累了不少的经验。特别的例子是韩寒,除了写作,他之前主要是赛车,文艺方面的曝光很少,之前没有人会想到他有导演的兴趣和想法,但是《后会无期》,就像是韩寒的文字在银幕上活起来了一般。我希望自己的电影让栀子花开的清新和何炅的幽默、温暖、善良在大银幕上活起来。跨界导演就是拿命玩,不是说拼命,而是拿生命在交换,我们没有特别的技巧和经验,最强大的支撑是自己的精神,个性以及所谓的经历。拍摄时,我找最好的团队,但我也明确讲到,一定以我为中心。优秀的人的专业标准不可以丢,但是也不可以抹杀我的想象力。

Q:对于票房,会不会有一些忐忑?预期有吗?

A:不是忐忑是好奇,我总体感觉很好,好奇的是市场会觉得怎么样?能给它什么空间?要知道,总有很多奇怪因素决定排片和档期,有的片子你会奇怪,为什么卖那么好?有的明明很牛叉,就是没有人去看。所以我好奇《栀子花开》会怎么样,但没有压力,我跟很多人说,我对我的导演打一百分,因为我之前没有想到我会做这么好。预期特别低,能按期完成已经很好,如果非要估计,那就一个亿,新导演过亿就不错了,毕竟我也没有把导演当成下一步的职业规划,不影响我之后的走向。

何一条选有颜值和人气的演员,而不是偶像

Q:听说你是何一条?这个会不会给演员造成压力?

A:整体工作的节奏的确紧凑,如果多一些时间,不用计较时间成本经济成本和档期的话,我慢慢拍,更从容一些,也许细节会更多,但是也有种可能,给再多时间,我还是这样拍,毕竟电影鲜活又热血,演员私下的确说,好好演,导演不给机会的,就一条。我不喜欢慢慢磨,这个片子尤其在乎第一直觉和当下反应,所以即使让我拍十条,我也会用第一条。

Q:那大家怕你吗?

A:完全不怕,我们是紧张高效、轻松愉快。好朋友龙丹妮来探班,她当时正在做的一个戏是边播边拍的,连轴转,没觉睡。听说我们这里只拍过两次夜戏,一般八点就能收工,她就讲“你们这是拍戏吗?度假吧,气氛也太轻松愉快了吧!”早晨我也不会让演员一起很早到剧组,我希望他们是睡足的,拍电影是享受的。

Q:选演员的标准呢?是最关注颜值和人气吧?

A:这两个很重要,但也要适合角色。李易峰是最早定的,我们私交好,计划拍的时候,我就让他预留了档期,他就是《栀子花开》想要的那种人,简单,做事认真,很有力量感。张慧雯太适合这个角色了,之前也想过其他一些热门女明星,但是后来大家知道用了慧雯,都觉得好,够新鲜清新,和峰峰一起也很合适。当然,她也有口碑,被张艺谋调教过,在《归来》里面演得非常好,所以何炅不是选偶像,而是选演员。

Q:他俩的感情戏,也挺让人期待的?

A:这要说道一场花絮,他们俩有一场感情戏是在校园的大草坪上拍,本来要用大摇臂,拍些大镜头,结果走路了风声,那天有 3000 多人很激动地在周围围观,草地上全是人,于是我计划的“大场面”只拍了 5 平米。

Q:这次没有请快乐家族的成员来客串?

A:我有一次非常诚恳地跟他们说,第一次做导演,应该请我最亲爱的快乐家族来演,但是我想拍不一样的。全世界都认为青春片要怀旧要感伤,对不起,《栀子花开》不是,全世界都认为何炅当导演,要用快乐家族拍,对不起,没有。我请他们理解,他们也都说,我们演不演都在,《栀子花开》也是属于快乐家族的。如果想在这个方面数星星,可以拉到很多,但还是看角色。我没有在拍摄时过分刷人情卡。

与北外的情不会断

Q:前一段时间,离职北外的事情也让你处于舆论压力中,你一直发声很少?

A:我希望用更简单的身份为学校继续工作,之前的工作,学校也是非常肯定的。同时,2007 年开始,就没有再拿工资,还定期给学校捐款,并不是有些网友以为的,出了事情,才把钱退回学校。谈话克制,是不希望这个事情限于无止境的讨论,希望还学校一个清净。我没有觉得我以前有什么错,辞职用义工的身份为学校做事,能让学校和我避免更多的讨论,我完全可以接受,保护我的学校,是我的出发点。即使把自己陷入怀疑当中,但是公道自在人心。我也拜托朋友不要为我声援,他们担心我受委屈,但我不希望这个事情太喧嚣。

Q:设立何炅奖学金,和北外的情不会断。

A:奖学金鼓励那些在语言表达上有天分的学生,我希望和他们做说话之道的交流,也愿意给他们提供一些机会。我和学校的情不会断,1992 年来北外读书的时候,没有想到会当主持人,我最重要的一次比赛是北外的老师劝我去的,如果没有北外,我就不可能去中央台,不可能后来去湖南台,不可能成为现在的我,我始终都是北外的一分子。

Q:和你的学生联系还多吗?

A:一直有联系。昨天我一个学生还给我发信息,希望给奖学金捐款,他现在是一家公司的 CEO,他说“我一年级的时候,你是辅导员,给我发学校小卖部的代金券(专给贫困学生),很清楚你给我的是一张代金券和一张人民币,我还奇怪学校怎么给钱,去学生处问才知道这钱肯定是你给我的,这钱我一直没有用,希望给我机会,像老师你一样帮助别人。”所以他希望给学生的奖学金,做点贡献。

我在幸福中,爱情与家庭是这辈子最需要努力的地方

Q:你所理解的青春关键词是什么?

A:来得及。人一直有机会,很多事情都来得及。

Q:说起青春,总有女神,有理想,有朋友?你曾经的女神、理想和朋友是什么样的?

A:我年轻时最着迷的偶像是王菲,她的《天空》专辑,连里面的标点符号,我都烂熟于心。大学之前的理想是做律师或记者,也想过做设计师。但没有想到后来成为主持人。电影也是一群人在做傻乎乎的梦和事,慢慢做,再傻也可以做完。朋友是我非常看重的,但我有非常大的转变,我是金牛座 a 型血,不爱谈心事。小时候,曾因说话造成误会,所以之后都不想聊别人的事情,也不想说自己的,毕竟说了,别人未必懂,懂了,也未必和自己心里的感觉完全一样。30 岁之前更愿意和朋友 k 歌,运动,一起做事。但是0 岁之后,特别喜欢谈心了,剖析自己也剖析别人,有次赖声川老师看我星盘说,你正在往心灵导师的方面走。

Q:你的爱情观和家庭观是怎样的?平时很少见你提到。

A:特别简单,这是我这辈子最需要营造和努力的事情,主持人何炅是公众人物,但是何炅本身不是,所以工作的时候,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展示自己,下了节目,如果不是因为电影宣传的关系,我几乎不做访问,很少做个人形象的宣传,更少提到自己的私生活,有些事情还是自己知道自己幸福就好,我特别了解公众对于我的好奇心,或者希望我幸福的祝福,但是我更觉得我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对公众工作的表达。至于爱情和家庭,我已经是成熟的男人,我自己非常清楚我该如何把握。对家庭来说,最大的心愿是长久和平安,对于爱情来说,陪伴是最重要的。

Q:在幸福中吗?

A:当然,我一切都很好。忙碌的工作中,家人给我的支持也是很大的力量。

Q:什么样的事情会令你愉快或烦恼?

A:愉快来自新的挑战被完成,比如新的电影,烦恼在于不可控的事情,必须面对和解决。当然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我不会比别人更顺利,也没有资格说比别人更烦恼,因为公众人物的顺利和烦恼都是被放大的,所以我很清楚,其实我只是小小的我。

  • 关注微信公众号“ yidianyuedunet ”或“ 一点阅读 ”,每天读一点,结束忙碌的一天,我们更需要心灵的抚慰!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点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