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不把自己看的太重的时候,才不会把生命看的太轻

想起胡歌你会想到什么?李逍遥?梅长苏?我会想到什么?一个优秀的演员,一个高情商的人,以及 “一位英雄,经得起多少次雨季?他的额头是水成岩削成还是火成岩?他的心底究竟有多厚的苔藓?一盏灯在楼上的雨窗子里,等他回去,向晚餐后的沉思冥想去整理青苔深深的记忆。”

不把自己看的太重的时候,才不会把生命看的太轻

人物周刊:胡歌:不把自己看的太重的时候,才不会把生命看的太轻

金鹰节刚过去,其实,当时就想提笔写写胡歌,不过预料得到,写他的人肯定不少,所以缓一缓,等热度稍减,等大家稍稍冷静再动笔,我算不上是胡椒,只是一直关注他,很喜欢他,旁观者有时候也许看得更清楚,我希望用更深的思考来写他。

毕竟,他不是个浅薄的人,说到底,也不是个热闹的人。

受之有愧

我反复把颁奖那一段看了很多遍,最后上网求证,发现我没有看错,当李雪健老师跟他握手的时候,他讲了这四个字。

我脑子里突然浮现中国古代文人的意象,谦和,尊敬长辈,不骄不躁,虔诚的对面自己所追求的理念与价值。

他们两个握手的时候,我看到传承,我好像看到一代宗师里的点灯传艺,仿佛看一场接递的仪式。
那么传的是什么?

是演员的精神对艺术的追求

我们的娱乐圈明星很多,红人很多,可真正演员太少,从前的演员把演绎看做是孜孜不倦追求,为之付出,探索,奉献。

李雪健老师,拍《搭错车》中的哑巴,本来自己没有台词,但他却一直都把对戏演员的台词背下来,别人觉得很奇怪问他,他说“这是演戏的基本要求,你都不知道对方说什么,你怎么接啊?”
想想现在那些“数字小姐”,有什么脸面说自己是演员呢?

他讲“这个奖杯拿的不容易,我会好好珍惜,认真的搞创作”。我能感受到这句话背后有多少曾经的困难和坚持,这一句“认真的搞创作”又是多么有分量。

陈宝国先生20年前拍了一个电影,在里面演一个独眼龙,角色名叫“玻璃花”,指的是那只瞎了的眼睛眼球看起来像玻璃花,为了打造这种效果,化妆师找了一枚扣子,反复打磨的很薄,像隐形眼镜一样戴进眼睛里。每天眼泪止不住地流。

他们能为演戏做到这样的程度,当然现在科技发达,我们不希望演员再这样去吃苦,但是敬业的精神,不能丢失。

李雪健老师说“用角色和观众交朋友,是我的追求”,就为这个追求,他踏踏实实做了一辈子。

陈道明老师说过 “ 人在任何一个行业都要一种甘于寂寞的精神准备”,我深以为然。

胡歌虽然经常置身于热点之中,但是我总觉得这些都是外界加给他的,热闹是别人的。

他就像台风眼,外围风起云涌,而内里平静苍深。

我能感觉他努力扎进每一个人角色去体味,去感知,去创造。

李雪导演在接受采访时说“伪装者里他被打成那样,还在设计往嘴里塞棉花,后来又跟解释说,觉得打肿的又不应该是那个肿法”

演员刘奕君说“ 在拍王天风和明台告别的那场戏,他演得很好吧?我要送他那块表的时候,我从手上摘下来没有直接递给他,因为这是我压箱底的东西,对我来说也很珍贵,但明台是我最心爱的学生,我就先用手帕擦了擦,然后放在耳边听听声响,有些不舍,给他一种情绪,然后我不看他的眼睛,就把表递给他,这一系列的东西,就能让他也进入到角色中,他心里就很难过,受不了了,所以王天风和明台的告别那么让人感同身受。”

我要说,胡歌,这个奖你当之无无愧。

在这里我还想说一点感想,李雪健老师的发言是真的让我看哭了,老一辈的艺术家,对演戏总是那么有情意。他年纪大了,说话的速度很慢,乍一听有一点含糊,然后你会发现他一顿一念的说,慢慢讲清每个字。

胡歌说过“只要给我一个舞台,我就会一直演下去”。

我想,等有一天他也老去,他也会颤巍巍的上台,慢慢的,一顿一念的讲获奖感言,握着小辈的手,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们。

当你低头,你更加伟岸了。

我在开篇就讲,胡歌是个高情商的人,这似乎是大家公认的事情。我们也知道高情商绝对不能与长袖善舞划等号。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能承受压力,自信而不自满。以及认真待每一件事情等等。

他说“我不需要靠博得他人同情来增加人气,请不要无视我的自信!”

然后,他拿到了这两个大奖,观众一票一票投出来的奖。

一次微访谈,有人提问是否车祸后整容。

胡歌回答:是植皮,丑是丑了点,但是都是原装的。

如此诙谐而机智的回答,让你不得不感叹于他的智慧与坚持。

十年独白里胡歌说,“现在的我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而活着,可能我是,为了所有人的祝愿,为了我的好朋友,而活着。所以在琅琊榜里的那句台词,带给我很大的震撼,就是我既然活下来就不能白白地活着。我想这句话,是我过去这十年,我最重要的一个印记,人生的印记。也是我这一辈子,未来这一生的座右铭。”

你没有白白的活着,你那么认真,那么用力去做你坚持的事情。

逍遥哥哥真的长大了,他真的是一个有担当的大侠,他独自承受一切苦痛,然后继续仗剑天涯。

记得金鹰节现场直播老奶奶“胡椒”的片段,奶奶讲话的时候,胡歌这样笑着看着她。

他下台的时候又特别机智的说奶奶很像琅琊榜里的太奶奶,也是说“小苏啊!要抓紧啊”现场一下就被逗笑,气氛特别暖心。

最让我感动的是,采访结束了,镜头切到何炅和宁静身上,我看到,奶奶握着手,像小女生一样笑。而胡歌把背俯的很低,认真听奶奶讲话。

那一瞬间我就觉得,当你低下你的头,你的良善站的更高了。一个养很多猫的男人,内里除了爱心,剩下的就是孤独吧。你的黎明后背究竟藏了多少个黑夜呢?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时候我想起胡歌,想到的不是他的正脸而总是他的背影。

“我想只有在无知的年代里,人才会沉醉于瞬间的华彩,因为智慧的光芒往往是持续而朴素的。”

“把无数个黑夜,摁进一个黎明;我没有被困住,我只是困了。”

“演员总是站在明处 面对黑暗 他们对着黑暗微笑 对着黑暗倾诉 对着黑暗恋爱 对着黑暗祈祷 他们的眼睛适应黑暗 所以常常看不清自己。”

一个可以写出这样句子的人,一定拥有一个沉思的灵魂

看了他那本幸福的拾荒者,这个名字当时就让我感叹很久了,其中意味几何我想只有他自己最明白。与其说这本书是他自我的剖白不如讲更是他是走出来之后,在用文字给别人力量,我看他很多的采访,很惊讶这个人身上没有戾气,他眼睛永远那么亮,就算提起车祸,提起自己的纠结,他也更多散发正面的能量,不诉苦,不抱怨,他告诉所有人,嘿,你们瞧,我没事,我很好。

我突然想起龙应台在目送中的最后一段话,“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胡歌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他把所有的光和热挖出来,放在观众面前,他把所有的孤独都变成一次次与自己的对谈。他只希望粉丝见到他幽默轻松的一面,而关于他无数的思考,他的挣扎与困顿,你们不要去碰,到这就好了,你们看到这样的我就好了,只要来分享轻的喜悦与欢欣就好。

至于更深的东西,更重的东西 ,他仿佛在说“停下,停下,你们不必追,你们,不要追。”

我竟然从他身上看到慈悲

第一次被胡歌深深的震撼到,是看到关于他当年车祸经过的介绍。

胡歌当时车祸,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自己的司机疲劳驾驶,可是当事故发生后,胡歌却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我并不埋怨自己的司机,反而原谅他,因为如果连我也放弃这个孩子,那他这一生就完了。”

作为受害者,他不恨就很难得了,他却说选择原谅。

原谅一个人需要多么大的力量?

它需要你自己先从地底爬起来,它需要你自己先去释怀痛苦,它需要你心中对命运的憎恨,对人的憎恨全都消弭。这其中的那些个日日夜夜,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两个月前,镜子把一个感到迷茫、恐惧的男人丢到我的面前,他满脸伤痕,浑身血垢。这个陌生的男人吃力地睁开双眼注视着我,他的脸上布满针线,就像刚从裁缝铺出来一样,紧绷的表情让他的眼神看起来呆滞而又徬徨。他双唇微微颤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无从开口。我心想要是自己变成那个样子可就惨咯,随手拉上了窗帘。顷刻间,黑暗阻挡了我与镜子的对话,也拒绝了光明带给我的希望。在黑暗里我辨不明方向,更看不清自己。我感到迷茫而恐惧,我感觉到伤口的疼痛,我想大声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我觉得自己实在可笑,逃避是永远没有终点的。我努力地去面对自己,面对现实,我知道自己必须要学会承受,哪怕我连接受的准备都没有。”

可他还是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不觉得这是圣母或者装大度,一个内心混沌的人不会有那样的眼神和笑容。

感谢胡歌,他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人呐,也许只有不把自己看的太重的时候,才不会把生命看的太轻,最后,更新在这里,想替所有胡椒道一段: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愿,可得相随成旧人,经年共月把酒话当年。

微信公众号“ yidianyuedunet ”,每日推送经典好文,参与、分享、共鸣!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点芯